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彩票人工计划 > 花絮缤纷之五花洞

http://tvmgonline.com/hxl/388.html

花絮缤纷之五花洞

时间:2019-09-06 13:33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花絮缤纷之《五花洞》

  翁偶虹(1908-1994),出名戏曲作家、理论家、教育家、地方文史研究馆馆员,北京人。原名翁麟声,笔名藕红,后改偶虹。翁偶虹青年期间就读于京兆高级中学,业余常以票友身份登台。结业后努力于戏曲研究,常与黄占彭、程茂亭、关醉禅等名票同台。1930年中华戏剧专科学校成立,翁被聘于该校兼课。1934年于中华戏曲专科学校任编剧和导演。1949年当前在中国京剧院任编剧。

  《五花洞》是昔时家喻户晓之剧。剧情神话瑰异,而降妖除邪,亦寓安靖民生之意。脚本原出于春台班胡喜禄、张喜子、王长命之手,系据西秦腔《武大搬场》及《混元盒》中之五毒作祟编制而成。《武大搬场》即武大郎搬场,出场念“身量矮小,岁首荒旱日子过不了,去到阳谷县,来把兄弟找,兄弟找”的〔数板〕,已挈全剧之纲。然《搬场》剧中,并无五毒变幻武大佳耦,混合真假,始诉于知县吴大炮,继诉于包拯及天师降妖事。只演潘弓足成性,雇驴赶程,暗慕驴夫年轻貌俊,趁武大买馍之际,谋与驴夫私奔,被宋江劫于途中,惩驴夫而还弓足于武大。虽属闹剧,色情较浓。改编之《五花洞》,删此情节,撷取《混元盒》中之蜈蚣、壁虎、蝎子、蛤蟆、红蟒幻化人形,以假乱真,最初武打除妖结穴,风趣梯突,文武俱全。剧幅不大,而各行荟萃,互展所长。剧以老生饰张天师,武生饰官及蜈蚣精,旦饰真假潘弓足,武旦饰红蟒,文净饰包拯,武净饰壁虎、蝎子,文丑饰真假武大,武丑饰蛤蟆(武净亦可兼演)。

  梅兰芳之《五花洞》

  头场“摆船”,“撒围幕”,天师危坐船头,翼侍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四宿。背后矗立官,两旁排列十二个小法官。天师唱唢呐二黄,在〔锦帆开〕曲牌中闭围幕,以适意手法示舟行于水。武大佳耦上场,均念〔数板〕。潘弓足〔数板〕为“:奴家,奴家生来命儿穷,嫁了个丈夫三寸丁,此外买卖不会做,终朝每日卖炊饼。”夫妻议定“搬场”,同赴阳谷。下即五毒坐洞,五妖扮相脸谱,尽态极妍。蜈蚣勾金脸,曰“金头大仙”;壁虎勾银脸 ;曰“银头大仙”;蝎子勾黑花脸,曰“护背大仙”;蛤蟆勾绿金脸,曰“文图大仙”;红蟒通身朱茜,曰“赤锦大仙”。

  武大例走矮子,假武大幻形,当然也走矮子。而知县吴大炮亦走矮子,故有“我的苍生,都是顺民,跪着就进来啦!”及发觉武大身矮而非跪,纵身下位,同比身量,同念“仨人儿一边高来吧, ”的插科打诨。因别名《三矮奇闻》。

  红蟒幻假潘弓足,是在武大买“油炸鬼”时上场的,于是真假难分,引出两真两假在“鬼拉腿”小拉子中,互相猜忌。真假弓足即以“这是哪里说起!”叫起〔慢板〕,各唱四句,文句不异。最初由真假武大对唱“你是个……”叫起,真假弓足合唱“十三咳”。京剧之有“十三咳”,实源于此,后用之于《大登殿》。

  张君秋之《五花洞》

  包拯出场唱大段〔西皮流水〕,因为前场铺垫火炽,有嗓能唱者必获彩声。审讯至照妖镜迫妖现形时,唱〔散板〕:“为什么照妖镜光明不开?莫非是深山内千年魔鬼?”天师却以“妖魔斗胆!”叫起,接西皮“腿”改唱二黄“胆大的小妖魔竟敢前来!龙虎山降妖术威名在外,不现形终不免五雷降灾!”此与《大保国》、《罗成叫关》之二黄转西皮,殊途同归,均称新颖。后场起打,灵活矫捷,一般演者,袭用常套亦能花雨缤纷。若得半斤八两者合作,则加官抛叉插蛤蟆,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搭“上天梯”捉壁虎,小法官摆“相思板”拿蝎子,红蟒精再打出手,更显锦上添花。

  《五花洞》以神话剧的类型,人妖幻化,率意为之。原始的《五花洞》,武大与潘弓足为一真一假,后则倍之为双真双假,曰《四五花洞》。再倍之为《六五花洞》;最高记载,曾呈现四真四假,曰《八五花洞》,济济群雌,芸芸众矮,使人目炫狼籍,目不暇接,虽谲诡之中再显谲诡,不免荒诞乖张之中更显荒诞乖张。然贤如四大名旦,亦曾演此剧于权利戏及堂会戏中。

  抗打败利后,梅、程复出,曾与其他名旦义演此剧于沪。时程砚秋体已丰盛,梅也五十出头,程以潘弓足保守打扮之裤、袄、腰巾,必需腰肢纤细,袅娜娉婷。而顾影自盼,旧时衣裉,已不克不及宽褪三分 ;更不肯搔首弄姿,忸怩作态。乃倡议改穿褶、裙,上套宽边坎肩,再系腰巾,既可藏拙,复增袖舞。梅从其议,他人当无异说。于是新礼服装数套,只供一场之需。为了留念曾合一影,予收藏之,惜已丢失。抗战之前,长城唱片公司,以重金礼聘梅、尚、程、荀合灌此剧之四句慢板,人各一句,四派并呈。讵料功德多磨,几至不欢而散。缘由是潘弓足的四句慢板,头两句适于行腔,易标本派风味,后两句则运腔较难。灌片之日,共商分派方案,梅以声望所归,公推先唱首句,第二句尚、荀互争,对峙不下。时慧生之子荀令香,方立雪程门,程、荀过从较密,程乃劝荀让第二句于尚,就地按荀派气概为荀谱制了第三句新腔,己则自任第四句以殿尾。唱后灌毕,荀仍芥蒂于胸,程委婉劝慰,始息其怒。此片问世后,串演《盗魂铃》、《纺棉花》者,常摹学之以娱众,殊不知此片之成,砚秋实有功焉。

  梅兰芳、程砚秋、赵荣琛、杨畹农之《四五花洞》

  晚年四大名旦合演之《四五花洞》,副角当然划一,杨小楼、尚和玉等曾饰官,高庆奎、裘桂仙等曾饰包拯,王长林、慈瑞泉、张文斌、曹二庚等曾饰真假武大及吴大炮。继起之《四五花洞》,较划一者当属 1943 年之合作戏,戏校四玉——李玉芬、白玉薇、张玉英、秦玉梅分饰真假潘弓足,慈少泉、王盛如、张永禄、李盛芳分饰真假武大,马富禄饰吴大炮,奚啸伯饰张天师,孙毓 饰官 ;而以金少山饰包拯,照乘有珠,尤焕异彩。

  各地上演《五花洞》,均为单演。惟盖叫天在上海大舞台初演全数《武松》时,曾插手《五花洞》,饰潘弓足者为陈丽芳,饰吴大炮者为孙盛武,饰包拯者为刘砚亭,饰天师者为杨宝森。时宝森尚未挑班,为盖叫天挂二牌而自带陈、刘、孙等为之配演,故于《五花洞》平分饰各角,不加入全数《武松》。唯武大郎由上海名丑盖小山饰演。《五花洞》前,愈加演《武大郎招亲》,戴员外巾,穿女帔,以矮子功夫走老生台步,红极一时。如斯加演于《武松》中,真是匪夷所思了。

  (《翁偶虹看戏六十年》)

  怀旧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