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归位 > 重生之归位 正文 137第 137 章

http://tvmgonline.com/gw/121.html

重生之归位 正文 137第 137 章

时间:2019-07-24 05:16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琼娘闹清晰原委后,也不再深问下去。现在她曾经出了柳家门,天然也欠好干预干与柳家事。

  可是大哥糟心的感受,她却也感同身受,此时无言抚慰,唯有热情地往大哥的碗里夹菜。

  柳将琚看着琼娘的样子,天然晓得她在想什么。小时候,柳将琚从书院逃课,跑去集市口看江湖技艺人胸口碎大石,成果回来默不出版来,被柳梦堂一顿狠打后,手掌肿得握不住筷子,小小的琼娘便这般拼命在饭桌上往他的碗里夹菜。

  这是妹妹特有的抚慰他的体例,柳将琚不由心中一暖。却是想起另一段枝节。

  “我在兵部听值守的官员聊天……说是万岁往你府里赐人……你要大白那是皇帝的恩赏……”

  柳将琚的本意是但愿妹妹不必太介怀这事,可是说到一半,又想起父亲纳了小妾后,母亲的发堵哭闹,一时又说不出让妹妹“善解人意”的话来,这说到一半就堵住了。

  不外琼娘却是不介意,只笑着道:“哥哥莫为我担忧,我这便没有公婆,便少了很多的束缚长短,便只我一个是这王府的女仆人,两个宫婢罢了,何须刚在心上?若是府宅平和平静,我自乞降和美美。可如有一天容不下我了,大不了走了即是。”

  柳将琚瞪了她一眼:“都要作娘亲了,干事仍是这般没谱,张嘴闭嘴挂着和离,你也要看楚邪肯否让你走?”

  琼娘却是想起什么了似的,噗嗤一笑:“先前在江东,他却是已经写过封休书与我,上面还特地说明,若是和离后,腹内有子,也自归了崔姓,我便不断留着,备个背工。”

  柳将琚心道:就算是夫妻间置气,这随手些休书也是过分分了吧。

  看哥哥皱眉,琼娘正待注释那休书的原委,好叫大哥别再那么误会楚邪,对他抱有成见时,写了休书的那位王爷,正背动手皱眉走了进来。

  柳将琚一看,自是起身向楚邪鞠礼。那楚邪点了点头,便一屁股坐下,亲身下场给柳将军陪酒。

  不外楚邪那冷着脸的样儿,也是叫人喝不下,柳将琚与他闲聊了几句北地的风情后,便起身告辞,说是等回北地前,再来看琼娘。

  等柳将琚起身走了,楚邪还坐在桌旁,敲了敲桌子道:“他姓柳,你姓崔,岂可这般内院同饮?不是说以前修习过几日礼课吗?莫非是全日拨拉算盘,全忘光了?”

  琼娘一看这架势,就晓得王爷是要横挑鼻子竖挑眼地找茬了,便柔声道:“昨儿不是亲身问过王爷,在这听雪轩款待柳家大哥可好,王爷您可是说如何都行的。”

  楚邪挑着眉想,昨日他在床头看书时,琼娘似乎是问过这么一句。

  于是这一节便撂下,楚邪自有提起另一节:“……刚刚进来时,听你说曾留着那封休书可是真的?”

  琼娘飞快抬眼看他,道:“说笑罢了,王爷刚刚没有吃饭,可要陪着这丸子汤吃上些?”

  楚邪岂会看不出她在居心打岔,即是拎着椅子又凑了凑,挨着琼娘的脖颈道:“若是真留了,便拿出来,再说这种话,你说给外人听,什么意义?还真当本王是个好脾性的?崔将琼,是不是几日没跟你努目,便忘了本王的脾性?”

  琼娘晓得贰心气不顺,却是本人理亏,便也不跟他算计,只说那休书真的不是放哪了,即是哄着王爷吃了饭,待得上床时,少不得酥手轻抚,为楚邪消解消解怨气。

  至此楚邪也渐不再提起,二人嬉闹了一会,便自睡去了。

  琼娘的孕期反映不算大,可是好吃嗜睡是躲不掉的,往往早上日上三竿都不见醒。不外今晚吃了道虾仁茄子,略微咸了些,到了三更便渴醒了.

  她正启齿要唤喜鹊递水进来,却发觉身边无人,帷幔外有着暗淡的烛光。

  琼娘躺在床榻上伸手揭开帷幔,便看见王爷穿戴个单衣,健硕的胸膛半露,手里举着一盏烛台,在打扮台上的妆匣盒子里翻找什么。

  不外翻了几下无果,他便眉头舒展,大步迈开又去翻找一旁的衣箱。

  这大三更的,是要闹哪一出?琼娘眨了眨眼,想起临睡前的那一门嘴仗讼事,登时有些恍然,这大三更的,王爷是要抄家翻休书不成?

  琼娘将脸儿捂在枕头里笑。那封休书,她其实还真留着呢。初时是见到了他写的情真意切,即是急着去追逐他去。

  后来,倒真不是居心留着要挟王爷,只不外感觉他写下休书时疼惜着她的心境让人打动,便如情郎手札一般,自留下来,待得日后白首时,说给孙辈来听。

  今日,也不外一时跟哥哥有些忘了外形,本想跟哥哥言明这写休书的前因后果,让大哥晓得楚邪是真心疼惜她的。却不曾想,被这王爷听了半截话去。

  看他那意义是要收缴了手札立时便毁了的。琼娘便越不想给他。

  本认为曾经哄好了王爷,没想到这位竟然大三更起来,翻箱倒柜地搜索。

  这入了夜,屋内炭火渐灭的时候仍是带着冷意的,琼娘也是怕琅王穿得这么薄弱别传染了风寒,便居心高声梦话了一句。

  只见帷幔外的人影快速熄灭了烛火,便几步往床榻上来,这摸黑的半途,许是撞到了桌角,听那汉子闷哼一声,复又回到了床榻上躺下。

  也不知他在地上闲逛了多久,身子都带着轻轻凉意。

  琼娘自动地靠将过去,摩挲着他的腰杆。

  楚邪的身子僵了僵,试探着问她可是醒了。琼娘只似乎闭着眼,嘴里嘟囔着渴,也不睁眼看他。

  江东王长长出了口吻,起身给琼娘倒了水,扶起她的身子让她喝下,只是心道:这小妇人历来是能藏工具的。当初不声不响地在房里藏了五千两赎身钱都没人察觉,若是休书还在,真得寻个哪天她不在府时,再细细搜索一番。

  也是其时他一时失察,就算写了休书,怎样能间接给她?若是选个保靠的亲信,待得本人真的出事时,再交到她手中便好。

  现在这小妇人不声不响攥着本人写了字,画了押的休书,当真是手持尚方宝剑,作妖起来都是毫无所惧……

  且不提那楚邪满心的懊恼。另一人第二天时,也是满心懊恼地来找琼娘。

  “王妃,我哥竟然要给我说亲?你说他本人的婚姻都未有影踪,费心着我哪门子终身大事?”

  其实公孙二姑娘不来找琼娘,琼娘都是要找她。

  见她来了,便启齿道:“公孙令郎这般也是为了你好,你之前那祸事,也是太离谱了,若是雍阳公主有个不测……”

  不待她说完,公孙二姑娘便挥了挥手道:“王妃快莫教训了,我这本人也在悔怨着呢!都是那公主说得甚是可怜,听我讲了些胡同里的轶事,便嚷着要去看一看,不然成婚之后便不得自在了。本来我打算得甚是周详,也不会出什么忽略,谁知半路杀出个瘟生……”

  琼娘耐着性质道:“那瘟生乃是我的异姓大哥,传闻他脱手打了你,我先替我大哥跟二姑娘赔一声不是……”

  那公孙二姑娘一听,却是尴尬地一笑,挥手道:“本来是王妃的义兄,怪不得浑身豪杰气概,说一句其实的,很久没有打得这般爽快。原认为京城卧虎藏龙,满地高手,可是这几个月都没碰着像样的敌手,你那大哥却是叫人过瘾。”

  琼娘看着二姑娘越说越欢天喜地的样子,心里也是替公孙大哥犯愁,这得是招个如何的妹婿,若没有钟馗样的本领,可是压不住这公孙二魔头的邪!

  进入年节后,京城里是日日热闹,有庙会,有花车巡游,有寺庙开坛讲法,最热闹的一天即是正月十五了。这一日有灯会,京城从皇宫正门不断到城门的大街点缀一新,家家户户都在门前做上一组花灯,上面写着灯谜,若是猜对了便有奖励。

  到了晚上,花灯点起,整条大街尽是形形色色的花灯,五颜六色,美不堪收。

  商户和苍生做的花灯样式简单,对官府人家来说这花灯则是脸面,若是造得简单,或是和以前重了样,则要被人耻笑一年。是以都是牟足了劲,不吝巨资请人制造,越是奇丽越好。

  琅王往年对此不甚重视,江东小乡也没有这么多的花腔。都是楚管事一人安排。

  可琼娘却分歧,上一世便十分喜爱花灯,只感觉存心造物,让满街市的人欢喜,乃是件酣畅的工作。

  是以她在琅王府的第一年也对此十分上心,一早就请了京城最出名的第五代花灯张来贵寓制灯。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拜候m.xuanhuange.net

  (←快速键)(快速键→)本类保举:

  : 小说《更生之归位》所有的文字、目次、评论、图片等,均由网友颁发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刮引擎成果,属小我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前往玄幻阁小说网首页,支撑《更生之归位》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采办阅读。